Apaul walker
關於部落格
hemidemi_3e87621440f3effe6d7ab5b745fe9013035c0cdd
  • 2345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初 夏

早晨醒來,額頭和胸口冒著一些汗水,我想夏天真的到了。

小時候在鄉下的夏天,白天是蟬鳴聲的嗄嗄大響,夜晚則是蛙鼓聲的呱呱輪彈。大部份的時候我們都是泡在清涼的溪流抓青蛙、抓小魚、抓蜻蜓的嘻笑中度過;若是在下雨過後,還可以在小橋的橋墩旁抓那些噁心又滑稽的蝸牛。每到夏天,我常常想起那些聲音,還有那些喪生在頑童辣手之下的小生命,阿彌陀佛。

還記得我曾經和鄰居小孩比賽捉蝌蚪,在小溪裡翻石拔草的抓了十來尾蝌蚪,把牠們放在我們在溪旁用石頭築起來的池溏,我們取這個秘密基地為「蝌蚪天堂」。是的,我們關住那些可愛小蝌蚪,將那囚牢稱之為天堂。慢慢的我長大了,讀了許多書,看了許多電影,發現這個世界的改變不大,仍然有人打造了森羅萬象的地獄,再用言語裝飾成腐美的天堂。

我們每天都去「蝌蚪天堂」監視那些小蝌蚪,在它們慢慢長出後腳、生出前腳的隔天,大家都興奮的期盼明天可以看到滿池的青蛙。睡前的夜晚,想著那些又會跳又會叫的青蛙,帶回家後不知道會有多好玩。

隔天下午,等著迎接我們的卻是滿池的蟾蜍,看起來又醜又髒,背部的瘤微微伏動,蓄勢待發的就像要群起報復這群小鬼。大家看到這場景當然是各自落跑,有人滑倒,有人被草割到,馬的,平時勾肩搭背拍胸脯的義氣,連個屁都沒有。

愈來愈了解,計畫常常趕不上事物的變化。

現在的我在心中養了幾尾蝌蚪,不知道最後,蝌蚪會變成又帥又酷的青蛙,還是橫眉豎眼的癩蛤蟆……


每到夏天,總是先想起這首「真夏的果實」: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